开房要注意夫妻在旅馆性爱过程被偷拍上传网络

这儿不是窑子2020-01-28  994

众志成城 防控疫情 窑哥陪你 这儿不是窑子做网站不易 坚持四年更新网站 网站为了网站干净已取消各种广告收益 希望可以打赏 这儿不是窑子以后为做的更好

夫妻在旅馆性爱过程被偷拍上传网络(图)6月6日晚,佛山乐平镇打工仔阿雷(化名)在宿舍里从网上下载色情视频观看,不想竟遭迎头痛击:片中场面分明是3年前的一天晚上他和老婆在番禺钟村某旅馆欢爱的情形。此后,他深陷屈辱、恐惧和愤怒中,当他重返番禺证实旅店就是他曾住过的且是片中旅店时,一度有“炸掉这无良的旅馆”的冲动,终因怕殃及无辜而打消这一念头。精神几近崩溃的他,如今不知如何通过合法途径惩罚偷拍并将视频散布到网上的人。

受害者阿雷的话——

“画面一开始,是电视机一角和一张床,声音竟像是妻子的,还有我们的对话,随后就是一个下身赤裸的女子。”

“我甚至想,为什么拍到的是老婆的脸,而不是我的脸。男人还好,但女人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我甚至庆幸,幸亏老婆没看到这片子。如果老婆看到了,绝对接受不了,我就怕导致家庭破裂。”

“或许警方能根据片子上的画面确认地点,但是毕竟是3年前的了,而且我一个打工仔,也不敢轻易在当地报警。即便我的冤屈不能伸张,也希望用我的遭遇提醒所有人,住旅馆时一定要小心中招。”

看片人竟是片中人

“片子里的人就是我和老婆”

今年28岁的阿雷是江西人,在佛山市乐平镇一陶瓷厂打工5年,2005年与湖南女子阿青(化名)结婚,后育一子。今年6月6日晚7时的看“A片”(色情视频)经历几乎改变了他的生活。

“工作之余,同事们有时在宿舍上网,下载‘A片’看,那天他们让我看看。”数日前,阿雷告诉记者,“出于无聊,我让同事教我怎样在网上看片,没想到几分钟后我就尝到了平生没有过的耻辱。”

阿雷称,当时电脑上已经下载了好几段色情视频,他刚点开第一段,就听出片中的声音很熟悉。“画面一开始,是电视机一角和一张床,声音竟像是妻子的,还有我们的对话,随后就是一个下身赤裸的女子。”阿彬回忆说,当时他就头脑发懵,但还是告诉自己“这是不可能的”。然而在随后的画面中,女子脱下的红色上衣正是他妻子以前穿过的,而从该女子的身材看,就是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妻子,接下来的画面中,躺在床上的那名男子不是他又是谁?

“脑子就像受了雷击一样,感觉大难临头!”阿雷说,当片子播放到6分钟时,他的“万一不是”的希望被击碎。“随着画面中男女的姿势变换,我看到了我老婆的脸!”阿雷痛苦地说,他担心自己当时“脑子不是很清醒”,将片长12分11秒的视频反覆看了3遍,“直到我百分之百确信,片子里的人就是我和我老婆”。

阿雷说,片中始终没有他的面部,但老婆的面貌及性爱过程却一览无遗,这些发生于3年前他与老婆在番禺区钟村镇钟一村一家旅馆的那一夜。

阿雷下载并保存了该片,在他出示的片中,影、声都清晰可辨。

旅馆一夜竟成“A片”

“红色的外套正是老婆的”

这段视频是如何被拍下的呢?“我和老婆从结婚到现在只住过两次旅馆,都是在番禺。”阿雷告诉记者,2005年8月,老婆到番禺一家电子厂打工,他则在佛山。“2005年8月到10月间,我两次到番禺看老婆,都是在当地旅馆过夜。”10月份后,老婆就来到佛山打工,“厂里给我们分了宿舍,再也没有出去过”。

“打工仔怎么舍得住好酒店?只能选择顶便宜的住。”阿雷回忆自己与老婆住旅馆的情形,“第一家旅馆房费是30元,第二家旅馆是40元,因为有电视机。”而片子的房间中就有一台电视机。

“我记得电视机上还有一个花瓶,房里那张靠墙的大床铺的是条纹床单……”阿雷说,“除此之外,片中的女子穿的红色外套、粉红色的内衣,正是老婆当天晚上穿的……”这些让阿雷认定自己与老婆被偷拍的地点就是番禺区钟村镇钟一村市场对面那家×兴旅店。

重返旅馆难寻证据

“那家龌龊的旅馆就是×兴旅店”

“6月6日我就请了假,坐车到番禺去求证到底是不是那家旅馆。”阿雷说,在看片后,他先后两次到×兴旅店调查,“现在我百分之百地确定,偷拍我们做爱场面的那家龌龊的旅馆就是×兴旅店。”

“房间里没有电视机的那家旅馆很快就被我否定了。”回忆起调查的情形,阿雷说,在×兴旅店,他将所见的场景和片中的场景及记忆中的对上了号。

“那个50多岁的老板娘,3年前就是她领我们上楼开房的,是207房还是307房我记不得了,但是非此即彼。那个保安,3年前他就在……3年前我登记用的是假名‘朱北方’,这次我也是用这个假名,老板娘和3年前一样,没有向我索要身份证就登记开房了。”阿雷说,但是重返这里后他搜遍了房间,都没有发现偷拍设备。“或许是我不够专业,或许是旅店把设备拆除了,但总而言之,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和老婆一定是在这里被偷拍的,错不了!”

最新回复(0)